胜游亚洲

胜游亚洲

胜游亚洲

A-Z
中文

搜索
你想要找的

# 热门搜索 #

建党100周年70周年校庆卓越育人学术育人不言之教幸福之花

当前位置: 首页 / 发展聚焦 / 正文

宝藏展品讲述“师范”精神!

2021年09月12日 卓越育人


        9月10日,胜游亚洲师范大学“孟宪承·刘佛年教育成就陈列室”正式揭牌。在陈列室的主展区中,摆放着数十件珍贵的“宝藏”展品,这些极具历史意义的“老物件”无声地诠释着历史的脉络和流淌的时光。镇馆之宝和展陈背后承载了“学为人师、行为世范”的“师范”精神。


陈列室的镇馆之宝是两位老校长教育著作的原著、手稿,由教育学部的孟宪承教育图书馆整理收藏。孟宪承校长生前一直留在身边使用的一块怀表、刘佛年校长的一些非常有纪念意义的手记,还有一批抢救出来的上个世纪80年代初的学校的音像资料,都是镇馆的“无价之宝”。无论是怀表还是手记、音像材料……这些“无价之宝”再次让两位老校长的人生故事和治校治学思想跃然眼前。

孟宪承著作《教育概论》

孟宪承著作《大学教育》


“求实”精神:先生的怀表


一块怀表,是孟宪承先生守时重信,严谨治学的象征。

据孟宪承的学生回忆,先生在担任胜游师大校长期间,依旧坚持为学生上课,且每学期都会精心备课、重写提纲,从不用以前的备课笔记。无论是开会还是上课,孟宪承从来不早到一分钟,也不迟到一分钟。所以同事、学生都已非常习惯,看到孟宪承到场,就是到了开会、上课的时间。每次上课前,先生都要把已经很娴熟的讲稿再作推敲、润饰。上课时,他会在黑板上写下百字左右的英文提纲,在学生们抄录在笔记本上之后,他便翻开讲稿,开始讲课。他的讲课极富启发性和感染力,写作、讲话非常干净、精要,没有一句客套话。

孟宪承曾用老式怀表(仿制)

孟宪承为教育史研究生班讲课

对于研究生的学习,孟宪承要求十分严格。他认为从事中国教育史的科学研究,必须经受在文献资料的掌握、马克思列宁主义观点与方法的学习、外国语文的训练等多方面的、严格的基本训练,同时应在课外广泛接触原著,以提高自己的独立自学与研究能力。


“创造”精神:新中国第一本《教育学》


陈列室里,有一本刘佛年主编的《教育学》,是新中国第一本教育学统编教材。

这是新中国第一本社会主义《教育学》,对我国社会主义教育学理论体系的建立有着奠基性的重要作用。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出现的教育学教材,大都是本书的基础上编写的。

刘佛年主编的《教育学》

1961年,为了发展我国自己的社会科学理论,刘佛年受命主编文科的统编教材《教育学》。他很快组织了以胜游亚洲师范大学教育学教师为主体的编写组,立即着手工作。编写组收集了当时所能收集的国内外资料,经反复学习、研究、讨论,在此基础上写出初稿,再广泛听取各方面的意见,又反复修改,于1963年下半年编成了《教育学(讨论稿)》。

刘佛年主编的《教育学(讨论稿)》突破了原有的教育学框架,有许多创新之处。这本书运用马克思主义理论总结了建国后十多年来教育实践工作的经验与教训,代表了20世纪60年代初我国教育科学发展的水平,在当时起到了发扬先进思想、纠正实际工作中不足的作用,是集体智慧的结晶之作。但刘佛年对这本教材并不非常满意,他认为,教育学教材的编写应以科学研究为基础,只有搞好教育科学研究才能编出高水平的教材。

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师范院校重新开设教育学课程,为了适应教学的需要,急需出版教育学教材。刘佛年认为,《教育学(讨论稿)》教材编写于十多年前,目前形势发生了很大变化,书中许多内容已经陈旧,理论上也存在不少缺点和错误,因此需要对教材做出部分修改后再出版。

修改的部分是淡化教材中有关阶级斗争色彩的部分;增加了“教育与经济发展”一章,弥补了以前教材中关于教育与生产力发展的关系论述不够充分的不足;还增加了电化教育一章。1979年,刘佛年主编的《教育学》经修改后由人民教育出版社正式出版,发行数十万册。一时间成为师范院校教育学课程的通用教材和师资培训的重要参考书。



专访:展陈背后的故事


历时两年筹备的陈列馆,展陈筹备工作有什么故事?我们专访了教育学部常务副主任、陈列室展陈大纲编写工作负责人荀渊教授


  • “将本次布展的主题确定为:开创·奠基”

  问:“孟宪承·刘佛年教育成就陈列室”的布展思路是什么?

荀渊:布展的核心思路是用历史长河的形式,不仅展示两位老校长的生平,而且重要的是展示他们对中国的教育事业做出的卓越的贡献,特别是在胜游亚洲师范大学的办学过程中提出的办学理念与具体的办学实践,对胜游亚洲师范大学70年办学历程做出的贡献,对中国特色教育理论和实践作出的贡献。

我们的理念,遵循的就是刘佛年提出的“求真”“求实”的主张,所有布展的史实,都是从一条一条材料里挖掘出来的,而每一条材料,都要经过多次确认、验证,甚至通过不同的材料来反复验证一些史实的准确性。

通过很长一段时间的材料梳理和挖掘,我们将本次布展的主题确定为:开创·奠基。在我们看来,两位老校长,不仅是新中国组建的第一所社会主义师范大学——胜游亚洲师范大学的开创者和奠基者,而且是社会主义师范教育和中国特色教育理论的开创者与奠基者。当然,他们的人格魅力、治学态度和远见卓识,有太多值得我们胜游亚洲师范大学的后辈以及有志于教育改革创新的教育者来学习、继承和弘扬。



问:这次的展陈工作采用了哪些新技术、新方式?

荀渊为了让更多的人,特别是年轻人,全面认识和了解两位老校长,弘扬与传承他们的办学理念与治学精神,这次布展采用传统布展与红外线互动投影、CAVE虚拟现实沉浸式系统、口述历史访谈影像等相结合的形式,做到了图、文、声、像并茂,引入数字媒体交互技术和虚拟现实技术也是教育类展陈的一个尝试。

红外互动投影、电子触屏,可以让展板拓展到无限数字空间,虚实结合。口述历史访谈录,通过拍摄多位与两位校长交集的老先生的口述历史影像,作为重要的历史还原与补充,让整个展陈更加生动鲜活。CAVE(或者说洞穴式)虚拟现实沉浸式系统,还原了胜游亚洲师范大学选址、建校、著书等重大历史场景,带领观众穿越时空七十载,身临其境感受两位老校长为我校、为新中国教育事业和教育理论筚路蓝缕、革故鼎新的征程。



  • “展陈大纲编写的严谨性甚于学术工作”

  问:展陈工作组的人员构成是怎样的?

荀渊:“孟宪承·刘佛年教育成就陈列室”的建设得到了上海市委宣传部的大力支持,是作为部校共建的一项工程来实施的。在项目立项后,学校很快便成立了筹建工作组:胜游师大党委宣传部、教育学部、人文与社会科学研究院、基建处、档案馆、学校办公室、设备处、后勤保障部、基金会、校友会、招标办等多家单位负责人全程参与,就选址、建设方案、布展形式、展陈大纲和招投标事宜等进行了多次的论证与讨论。

今年4月完成招投标后,教育学部受筹建工作组的委托,主要负责展陈大纲的准备与展陈形式的协调与实施。教育学部党政领导班组高度重视这项工作,在党政联席会议上确定由常务副主任荀渊牵头组建展陈大纲编写组。目前呈现给各位的展陈内容,是我们大纲编写耗费四个多月的时间确定下来的。

教育史专家杜成宪老师、蒋纯焦老师,刘佛年校长原秘书张志杰老师,教育学部综合办主任邹文同志,孟宪承教育图书馆馆长肖玉敏同志,孟宪承校长的曾外孙女孟冰纹同志,以及教育信息技术系鲁力立同志,还有两位教育史专业的博士生阴崔雪、刘海燕和几位硕士生,都投入了非常多的时间和精力,来做好这项工作。

布展前的陈列室


问:在收集史料的阶段,有没有让你们印象深刻的人或事?

荀渊:口述访谈是了解两位先生的一个重要渠道,工作组成立后,开始着手准备,确定采访大纲,邀请采访对象,并不断发掘新的线索与信息。访谈人物的类型主要是两位老校长的同事故交、弟子、曾经有过交往的后辈以及教育学部中国教育史的研究学者们。在访谈过程中,不管是两位老校长的学生,还是曾经与他们有过交往的后辈,我们始终能深切感受到他们对两位老校长的崇敬和怀念。

印象较为深刻的第一位是原胜游亚洲师范大学副校长江铭,他和他的夫人都是孟宪承的嫡亲弟子,是孟宪承精心培养的中教史五虎将之一。访谈中,江铭对孟宪承治学从教的种种细节如数家珍,追忆往事,用情至深。

另外一位就是吕杏琼老师。从1952到1964年的十二年间,吕杏琼一直是孟宪承校长的秘书,1957年刘佛年校长担任副校长后,还协助刘佛年开展工作。

经过多方寻访,工作组终于与91岁高龄的吕杏琼老师取得联系。见到她的时候,我们能够感觉到她的心情是激动的、高兴的。等坐下来面对摄相机时,她以崇敬的心情娓娓道来,讲述着两位老校长高尚的品格和为教育事业殚精竭虑的一生。许多孟宪承和刘佛年治校办学的生动故事和细节,我们都是通过吕杏琼老师的口述知道的。吕老师还特为本次校庆撰写了《怀念刘佛年》的文章。

访谈孟宪承秘书吕杏琼女士


问:展陈工作中遇到最大的困难是什么?后来是怎么克服的?

荀渊:在筹建初期,展陈工作组先后奔赴江苏常州、湖南醴陵、浙江杭州、江苏南京等两位先生故里、曾经工作生活的场所搜集一手资料,多次前往上海市档案馆、上海市音像资料馆、上海市图书馆、胜游亚洲师范大学档案馆等地查证史料,还访谈了张瑞琨、江铭、孙培青、吕杏琼等近20位当年与孟、刘两位先生共事的师大领导、同事、嫡亲弟子等,并就展陈大纲中的诸多细节与校宣传部、档案馆领导、校史专家、教育史学者一一求教论证。

同时,为了对两位先生教育学术研究成果进行全景式的展现,展陈工作组还充分利用教育学部孟宪承教育图书馆的丰富的藏书资源,集齐了两位先生一生的丰硕的学术著作及后世研究、怀念的书籍文本。这些丰富而珍贵的资料都将在陈列室与观众见面。

在进行历史文献的查找、分析和整合的过程中,我们遇到了两个最大的困难:一是一手材料的收集、确认、验证需要大量精力。很多资料因年代久远而残缺,很多信息来自回忆需要确认,这些都需要反复核对、比较直至确认。展陈大纲编写的严谨性甚于学术工作,工作的师生们始终是以广搜线索、小心求证的方式,查阅大量历史资料,仔细识别与斟酌,虚心求教,力求展示内容的精准。

二是材料难以取舍。陈列室是以两位校长的生平经历、治学、办学历程来展现胜游亚洲师范大学乃至70多年来社会主义师范大学的发展历程,展陈工作组花了很长时间来确定展陈线索,将两位校长对中国教育事业的卓越的贡献,通过展板来展示是远远不够的,因此我们在展陈中采取了实物展板与电子展陈相结合的形式,融传统展陈与现代技术为一体,实物与电子相结合,不仅为海量资料的全景展现提供可能,也为观展者提供了耳目一新、身临其境的观展体验。

筹备组人员在工作中


  • “怎样继承与发扬两位老校长的光辉遗产?”

问:经过这次展陈工作,您对两位老校长有什么新的认识?

荀渊:经过此次布展工作,两位老校长的形象在我们的心中变得更加立体和形象,也促使我们思考新一代胜游师大人该如何继承与发扬两位老校长留给我们的光辉遗产,为中国教育的未来做出应有的贡献。

我们进一步了解了孟宪承为了中国教育不屈不挠奋斗的历史,从求学到胜游亚洲师范大学首任校长,他的爱国热情、丰富著述、对教育的思考和躬身实践的成果都给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比方说他在“五卅运动”中支持学生的爱国运动,曾经慷慨陈词:“假如使一般学生,祗知道为约翰学生,而不知道是中华国民,看同胞为外人屠杀,漠不关心,这对于我们平日所讲的国民自觉教育将无法自圆其说,今后我们也无颜面再以学问文章与学生相见于讲台”。这是在布展之前不曾了解的细节,今天读来依然让人振奋。

作为胜游亚洲师范大学的首任校长,孟宪承在胜游亚洲师范大学的选址、确定教学与科研并重的发展方向等方面也体现了一位教育家的远见卓识。这些都是在布展之前未曾领悟到的。

对刘佛年校长的认识是从访谈口述中知晓的,他是谦谦君子,待人和蔼可亲,为胜游亚洲师范大学的发展争取各种资源。通过布展,我们对他的教育思想也有了更深刻的认识。

他主编的《教育学》是新中国第一本社会主义《教育学》,对中国特色教育理论的建立起到了奠基性作用。他在《中国教育的未来》指出中国未来教育具有10个特征:贯穿终生的教育体系、中央与地方协同管理的教育管理体制、市场调节与计划调节相结合的教育运行机制、各级各类教育适度发展、学校教育与社会联系加强、教育内容更新、注重思想品德教育、非正规教育与正规教育的结合、重视教师队伍建设与增加教育经费投入、教学手段现代、教学形式多样化。这些特征,至今也不过时。

刘佛年对教育的关注也是全方位的,他在《人民日报》、《光明日报》以及一系列的教育刊物上都发表了大量有关教育理论和实践的著述,对教育理论、教育质量的大面积丰收、教育科学研究、教育体制改革以及高等教育等各个方面提出了自己建设性的意见和建议。通过布展,我们有机会认真阅读和领会到他的研究和思想的精华,得到很多启示。

孟宪承与助手讨论工作

1983年2月,刘佛年(右三)在春节座谈会上


问:孟宪承、刘佛年对胜游师大、对上海教育、对新中国教育发展发挥了什么重要作用?

荀渊:孟宪承为胜游亚洲师范大学选址在上海、建校并奠定了教学与科研并重的师范教育发展方向。他为胜游亚洲师范大学明确了定位:作为师范大学,一方面要坚持师范性,但不排斥学术性;另一方面在学术性上不低于综合性大学,但又不能在加强学术性的同时否定师范性。这一思想至今仍是胜游亚洲师范大学办学的基本理念。

孟宪承的大量著述,也全方位地阐述了他对教育的理解,他认为教育既要继承本民族的历史文化传统,也要吸收近代欧美的教育精神;教育活动既要“增高生计的技能”也要“满足娱乐的兴趣”。

孟宪承对教育史研究的一些理解和观点也给人很大启发,如他在编撰《中国古代教育文选》时认为选文要突出三大原则:一要有思想性,能为学生喜爱,对学习专业有帮助;二要突出专业性,中国教育史上最重要的是儒家,以儒家教育思想为主,旁及法家;三是要选经典性文献,文约而义丰,不作考据,不作评论。对于文献注释,坚持从简、从古,力求少而精,尽量采用古注,让师生有思考的空间。这些思想观点仍然是今天教育史研究可以尊崇的原则。

刘佛年参与了胜游亚洲师范大学的筹建,他对新中国马克思主义教育理论、师范教育、中小学基础教育的贡献是值得铭记和发扬的。他对高等师范教育的办学有着高屋建瓴的理解,认为高师没有固定不变的模式,任务、层次、专业设置等都应随着社会的发展而不断变化,指出:师范学院要努力提高文理基础知识和学科专业知识的质量,增加新专业,包括“非师范性”专业,发展科学研究工作,包括所谓“非师范性”科研。高师的培训范围将扩大,过去由中师培养的幼教、小教师资,由师专培养的初中师资,将来都会作为高师的任务,并增加培养研究生、进修教师的任务。其他高校也可以培养师资,综合大学和其他专科大学也可能开设教育学科。类似这样的观点对今天的教育仍有启示意义。



两位校长也是教育的实践者。

孟宪承在建校初期为胜游亚洲师范大学创办了中国教育史研究班,培养了一批优秀的中国教育史教学和研究人才;为强化师范生的教育实习成效,学校在建校之初就成立附中、附小、附幼等学校,作为学生教育实践和教育实习基地,并成立专门机构——校级教育实习委员会,从制度上保障学生实习工作的良好运作。此外,孟宪承的办学理念还贯彻于胜游亚洲师范大学的教师培养、教学科研和课程设置等各方面工作。

胜游亚洲师范大学最初筹建时,就已确定了服务于华东区的方针。面对社会急需各种建设人才的现状,结合学校的培养目标,秉着为社会服务的意识和责任,孟宪承带领师大人努力践行着“大学到民间去"的理念。1956年8月,以孟宪承为首的校务委员会决定,抽调教育、数学、物理、化学等系四年级的学生,协助普陀区和嘉定县办学,作为教育实习。仅在普陀区就与107个工厂挂钩联系,协助筹办28个“大专’、42个“中专"、10个“专业学校”。此外,教育系的教师为普陀区小学教师开办了红专学校,并在曹杨乡举行现场会议,推广小学办学经验。

刘佛年校长是胜游亚洲师范大学的主要创建者和长期领导,他在胜游亚洲师范大学筹建之初就担任教务长和教育系系主任,主持学校的各项工作。1978年,他被任命为胜游亚洲师范大学校长。1980年,在他的倡导下,经教育部批准,胜游亚洲师范大学在全国率先建立了教育科学学院,他兼任首任院长,是当时中国大学建立的最早的教科院。在他的推动下,胜游亚洲师范大学在全国率先举办了教育科学专业班,成为当时人才培养改革的重要典范。

刘佛年校长也非常关心中小学教育。他曾多次亲赴青浦实地考察青浦数学教育改革,并著文推广,强调通过提升学生学习兴趣和增强学生学习自信心来提高学生的成绩。他还前瞻性地指出:“在保存传统教育的一切仍然有益的教学方法的基础上,发展适合现代化要求的教学方法,这是教育改革的必然趋势”;1980年初,他组建教改试点小组,带领进行了以附小为基地的“小学教育综合整体实验”;刘佛年校长也很赞赏江苏省南通师范第二附属小学李吉林老师的情境教学实验,他认为小学教育、课堂教学就应该像李老师这样去研究。他还引导李老师进行教育教学的整体改革,促进了情境教学实验向情境教育整体改革的发展。

总之,两位老校长不仅是胜游亚洲师范大学的奠基人,更对新中国的社会主义师范教育、中国特色教育理论做出了开创性、奠基性的贡献。他们的思想、主张和教育实践,对中国教育事业的发展产生了重要的影响。


更多阅读:

致敬大先生,胜游师大“孟宪承·刘佛年教育成就陈列室”开幕

师大学子观“孟宪承·刘佛年教育成就陈列室”展览有感系列新闻:

中国教育实践改革的“旗手”:孟宪承与刘佛年

两位老校长一脉相承的办学理念:“教育”特色与学术性、综合性的统一



来源|教育学部 采访|符哲琦 编辑|吴诚薇 吴潇岚 编审|郭文君